眘七先生

口味杂 冷cp专业户 时常假死 时常诈尸 习惯就好哈哈哈ORZ

迷失

这里下篇,上在合集第一篇。

甜甜的 (。・∀・)ノ゙ヾ(・ω・。)







“不,不是。丽娜她没有迷路。”小女孩儿身旁的父亲惊异地向古怪的天才解释。



“闭嘴!”卡尔顿一反常态地呵斥道“嗨,亲爱的,你迷路了吗?”他弓下身子,紧紧拽住小女孩的手



小女孩在发抖,她很害怕,但她却觉得这个被大人们夸耀的紧紧拉着自己的大科学家比她更加害怕“没有,博士。我没有迷路,谢谢您!”她以长辈教导出的完美礼仪回答道。



“哦,谢谢,谢谢你......”卡尔顿松开手,踉踉跄跄地跑开了。



暴乱、火焰、溺水、包裹住身体的银灰色流体——他终于全都想起来了,一阵剧烈的眩晕撞击着五脏六腑。他跪倒在地下,干呕起来。



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监管人员上前把他架起,冲耳麦低声道“他大概恢复了,送回来吗?......好的。”







“你怀孕了。”对面的老者冷漠地审视卡尔顿,“准确的说是被用作孕育异星生物的温床。”



“暴乱的,对吗?”



扭曲而病态的甜蜜在血液中弥漫,神明抛弃凡世,却留下神子拯救残缺的造物。普罗米修斯以另一种更禁忌的方式窃取了光明的火种。



卡尔顿垂首抚摸腹部,一个完美的神子正在他的体内孕育,他终究还是成功了。



“你们不会杀死它。”



老者没有说话。



卡尔顿哼起童谣,人类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永远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就算是冒一些“无伤大雅”的“可控风险”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这次可不一样,“普罗米修斯”勾起嘴角。火焰将神明赐予世人通往乐土的绳梯烧毁,将指引“流淌奶与蜜之地”的先知烧死。但神子将统治地上的国,以完美的躯体和心智让光明在地上的国永恒传承下去。








......







也许是十年,也许是二十年。



卡尔顿微笑着注视那道与它的父亲如出一辙的银灰色身影,它正附在某个身强力壮的安保人员身上大开杀戒,没人知道它是怎样从重重加密的实验室中逃出来的。



尖叫、哭声、哀嚎,鲜血飞溅到墙上、窗上、纯白的防护服上。面前的玻璃被超出人类的力量砸得粉碎,它闯入禁锢着卡尔顿的房间。



一步、两步、三步,卡尔顿仍然如春风般微笑着默数它的脚步。



正如在过去数不清的日夜里自己亲手将无数实验药剂注入,引燃无数火焰,无数次调高声波的频率,看它在密闭空间里嘶吼发狂,然后命令它在痛苦中一步步走走向自己,直至撞上玻璃时一样。



这是神子的脚步,也是神明的脚步,一步又一步,越发强大。



冰冷,尖利的爪刺入胸口,温热的血液喷溅,弄脏了大半面墙。



也许是倾举国之力为他增强体质的缘由,卡尔顿胸前分明是一个血淋淋地巨大空洞,却还能勉强支撑意志。



他面对的墙上,正挂着一幅巨大的立轴——宽近两米,高愈三米的《勺园太湖石》。政府在他的要求下,用巨资向那位中国画家买了下来。



银灰色的巨石冰冷而温润,纹理犹如流云。濒临死亡的幻觉让这幅水墨画如同拥有生命,似乎有巨大的银灰色身影走下画页,走向了他。



压抑多年的炽热情感火山似的喷发出来。

“暴乱是你吗?

我的神明最终还是回来了,对不对?

我们的孩子跟你一样,多么美丽强大啊!”



卡尔顿哭泣着,却竭尽全力想露出暴乱称赞过的温暖笑容。



“我爱你,暴乱。”他的语调轻柔得不可思议,仿佛害怕惊扰久未归家的爱人。



但周围一片空寂。



END.


*啊之前评论区的小可爱猜错了

不过没关系还是给你们爱的抱抱

*另外的确是甜甜的呀

毕竟满嘴的玻璃和刀把嘴都割破了,血不是甜甜的吗?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



评论(2)

热度(15)